年度最權威醬酒報告:市場剎車 趨勢不改 品牌化加速!丨獨家

醬酒 白酒
酒業家團隊  ?  2020-02-17 11:08   原創 閱讀量:3502
《2019-2020中國醬酒產業年度發展報告》新鮮出爐!



文丨權圖醬酒工作室  權圖

(作者簡介:權圖是我國最資深的醬酒研究者之一,長期擔任政府主管部門、多家上市公司和主流醬酒企業的戰略顧問。聯系方式見文末。)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還在肆虐,但烏云總會過去,太陽仍會照耀大地。作為一家長達十年以上專注于醬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研究的專業機構,我們結合疫情對醬酒行業和市場的影響,并將2019-2020年度中國醬酒產業及醬酒市場發展的最新情況發布如下,供大家參考。

第一部分:疫情對醬酒產業和市場的影響

作為最典型的聚飲產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白酒市場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這個疫情對醬酒行業和醬酒市場有哪些具體影響,權圖醬酒工作室的主要觀點如下:

一.整體影響的判斷:行業剎車、市場上半年影響較大、不同企業面臨問題各不相同,但醬酒產業和市場整體加速向上的趨勢不會改變。

二.時間周期的判斷:從上游端看,醬酒企業春節前已經基本完成了春節旺季和第一季度的出貨,目前來看,主要影響在第二季度。從渠道端來看,春節旺季團購已經完成了70%以上,剩余的存貨變成了第二季度的備貨。所以從時間周期看來,二季度是煎熬期,三季度可以逐步恢復。

三.市場銷售的判斷:不同企業因為品牌和渠道掌控力不同,所以面臨的市場銷售也會出現不同的情況:1、由于聚飲和高端消費的疲軟,茅臺市場價格會下跌,渠道利潤會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但茅臺股份本身由于強大的品牌號召力和強勢的渠道掌控能力,2020的經營情況會保持平穩。但茅臺集團的其它子公司無法同日而語。2.對于二線醬酒企業來說,2019年由于渠道庫存不低,2020年第二、三季度銷量估計有30%左右的下降,抵消一季度和四季度的增長,全年估計與2019年持平;甚至個別渠道庫存較大的企業會出現一定幅度的下滑。3.對于其它中小型醬酒企業,尤其是茅臺鎮的中小酒廠來說,經營情況基本會回到2018年底,2020全年銷售估計會有30%左右的下降。

四、對產業投資的判斷:1、由于資本的規模和屬性,決定了醬酒產業會出現中小企業加速被淘汰,加速產業整合,主流醬酒企業和主動求變企業反而是收益者;2、對仁懷中小型醬酒企業,尤其是2019年進行了大型基建投資的企業現金流帶來了一定考驗;3、從中長期看,產業資本的投資速度和規模都不會降低和改變。

第二部分:2019年醬酒大數據

首先需要說明是的:雖然國家統計局和行業協會每年都在定期發布白酒產業的相關數據,但從未有相關機構發布有關醬酒產業及市場的相關數據。權圖醬酒工作室的統計方法主要源于本工作室長期對主要醬酒產區的窖池投產情況,主要企業的投產、經營及納稅情況,以及部分地方政府主管部門和協會的追蹤和統計,僅作為參考數據。

一.整體數據:

2019年度,中國醬酒產能約在55萬千升左右,和2018年度相比略有增長,在我國白酒整體產能占比約7%左右。從地區來看,貴州產區產能在35萬千升以上(其中,仁懷產區在25萬千升左右),四川產區在12萬千升以上,其它產區(湘、魯、桂等地)在5萬千升左右;從結構來看,全國坤沙級醬酒占一半;翻沙、碎沙占一半。

2019年度,中國醬酒市場銷售收入在1350億左右,和2018年同比增長約22.7%,行業占比約20%;實現利潤約550億元,同比增長約22%,行業占比約38%。

其中,仁懷地區非茅臺系酒企銷售突破200億元。

二.主流企業2019年度銷售情況:

1、超級巨頭:茅臺股份2019年度實現銷售885億元;同比增長15%;實現利潤405億元,同比增長15%;茅臺集團實現銷售收入1003億元,同比增長16.7%.

2、兩強:貴州習酒實現銷售收入79.8億元,同比增長42.5%;四川郎酒由于沒有發布相關數據,權圖醬酒工作室從相關渠道獲悉,其醬酒部分銷售規模和習酒不分伯仲。

3、二線強醬酒企業:國臺領軍,2019年度實現銷售收入超過20億;金沙實現銷售達到15億元;釣魚臺銷售實現了13億元;珍酒和酣客酒業聯袂跨越了10億元銷售大關。

4、二線弱醬酒企業:從真實經營情況來看,丹泉、潭酒、武陵、肆拾玖坊等企業2019年度銷售收入在5-10億元之間;

5、跨越3億元門檻的主要醬酒企業有:金醬、夜郎古、君豐、國威、懷莊、云門等;

6、醬酒主產區仁懷市2019年銷售突破億元大關的酒企超過30家。

第三部分:對2019醬酒產業和市場的7個觀點

一.醬酒市場的四個核心邏輯不變,仍然并將持續支撐醬酒的高速發展。

以前文章分析過,醬酒的大勢崛起不簡單是一次香型的崛起或更替,而有著深刻的消費基礎和產業邏輯,主要體現在:

1.以嚴格的原料、復雜的工藝、苛刻的產區、長時間儲存、豐富的風味、以及長期飲用帶來的健康性和低損害度,滿足了我國中高端烈酒消費者的在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日益升級的“喝好酒 少喝酒”的消費需求和觀念。

茅臺鎮正宗坤沙醬酒,以先天的品質優勢和有限稀缺的產能,將在這輪消費需求與觀念中占據先機。茅臺鎮核心產區、當地糯紅高粱、12987傳統工藝、五年足年儲存,已經是好醬酒,如果不同的品牌再加入自己的特點,比如國臺、潭酒的真年份,真工醬酒的雙倍老酒、大師工藝,就會更容易被消費者所接受。

2.茅臺接近70年的消費積累,培育了上千萬非富即貴的,位于我國白酒消費金字塔最頂尖的消費群體,并隨著茅臺產能的繼續放大和品牌力提升,茅臺的價值引領和品類帶動效應還在持續放大。

3.移動互聯網這一顛覆人類溝通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技術爆發,微信、抖音、今日頭條、盒馬先生等多種超級平臺為醬酒的新消費、新零售、新傳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移動互聯網用五年時間解決了全國消費者的醬酒品類認知和教育工作,讓醬酒的目標消費人群超過億人。無論從時間周期,還是消費規模,均大大超越了茅臺過去幾十年的效率。

4.超過千億的資本和超過1000家的醬酒企業形成了以茅臺為航母,以其它多家醬酒為護衛,形成了龐大的醬酒軍團和品類艦群,為醬香這個品類的市場拓展迅猛的撕開了缺口。

基于這四個核心邏輯的不變,2019年我國醬酒產業和醬酒市場仍然保持了快速增長,并朝2000億級體量快速進軍。

二、市場殺進濃香和清香的腹地,300-600元成為核心價格帶成交區,全國化醬酒消費氛圍已經形成,其它香型消費者批量倒戈。

縱觀現代中國白酒的發展史,本質上就是一部品質的升級史和復雜風味的提升史。醬香型白酒由于事實上既是品質最高、風味最復雜、對人體健康損害最小的香型和酒種,同時又具備多種維度(原料、產區、工藝、儲存、勾調、收藏、投資等)的品類基因和消費理由,所以對濃香和清香等其他香型形成了碾壓式的競爭態勢,讓其它香型的核心消費者出現了規模性和批量性的倒戈。主要體現在:

1.從2019年白酒整體市場來看,白酒市場總量并沒有明顯的增長,而是基于結構性的內部調整和增長。一方面是大企業吃小企業的市場份額,另一方面是高品質白酒吃劣質酒白酒的市場份額。2019年度醬酒市場增長的200多億元銷售這一市場份額主要來自于其它香型消費者的轉變。

2.高端和超高端白酒市場,茅臺的銷售體量已經占據50%以上。如果大家有異議,可以從公開數據對比2019年度茅臺的投放量和普五、國窖的投放量就明白了。

3. 主流醬酒企業的核心大單品進入濃香型白酒300-600元核心價格帶并持續放量,醬酒市場出現500億級的第二個規模性價格帶。從2019年各主流企業的主銷產品以及銷售占比來看,茅臺醬香系列酒中多只產品、郎酒的紅花郎系列、習酒的窖藏1988、國臺國標酒、金沙摘要酒、釣魚臺的貴賓國賓系列、珍酒的珍15、酣客半月壇等核心大單品一是實際成交價均在300-600元價格帶,二是出現規模性放量,開始進入了濃香核心價位區。這些醬酒產品雖然品牌和其它香型的次高端產品有一定差距,但由于醬酒的工藝決定了,這些大單品品質對標到五年坤沙級,以其絕對的品質優勢快速地爭奪了其它香型的核心消費客戶。(科普一下:五年坤沙級醬酒PK其它香型的純糧固態白酒,翻沙、碎沙醬酒PK其它香型固液法白酒,串酒(醬酒國標不承認,但客觀大量存在)PK其它香型的液態法白酒,均優勢明顯)。

4.全國醬酒氛圍持續升溫,并形成了黔川、華南板塊(廣東、福建、廣西),華東板塊(江浙滬)、華中板塊(河南、山東、湖南)和京津板塊五大醬酒主銷市場,無論茅臺系,還是其他主流醬酒市場都在這些市場取得了數億元、十億元乃至幾十億元的銷售體量。同時,其它市場中的中高端部分,醬酒市場也在紛紛攻城拔寨(只要茅臺能賣的市場,醬酒都能賣)。

三、產業資本為主,業外資本為輔;產業門檻提升,大資本進行產能整合,醬酒進入第二輪產能擴容期。

醬酒是個特殊的高端品類,有著極高的資金門檻和時間門檻。2019年醬酒市場開始了第二輪擴容,有望3-5年后我國醬酒產能將達到60-80萬千升。

從2019年度來看,業內外資本主要的擴產、并購及投產情況如下:

1.茅臺系:茅臺股份公司投資83.84億元,為醬香系列酒在習水擴產3萬噸;茅臺集團投資80億元,為習酒擴產3萬噸;茅臺集團聯合深圳華昱在茅臺循環產業園共同成立尊朋酒業投產2萬噸;加上技開和保健酒公司在茅臺鎮的委托生產部分,茅臺航母在3-5年內將形成20萬噸的航母級產能;

2.非茅臺系:郎酒2019年擴產將醬酒產能提升到5萬噸;勁酒2019年在茅臺鎮的實際下沙量已經超過2萬噸;洋河貴酒加上茅臺鎮基地以及正在進行的并購產能突破萬噸;國臺并購懷酒,增加5000噸產能,并實現實際產能接近15000噸;珍酒宣布茅臺鎮250億的投資計劃;聯美控股在土城基地啟動了2萬噸投資計劃并2019年度實際投產1萬噸;金沙宣布5000噸擴產計劃。同時,徽酒集團收購茅源酒業、上海海銀并購高醬酒業、步長集團控股龜仙洞酒業、仁懷本土資本并購大唐酒業,酣客品創酒業整合夜郎古和君豐部分產能、肆拾玖坊整合鵬程酒業等等。

從這輪擴產情況來看,有幾個顯著特點:

1.無論茅臺系、郎酒、金東資本等為代表的業內主流派,還是以天士力、湖北宜化等為代表的業外大產業資本,通過長時間對醬酒產業的投資和經營,其資本意志已經非常堅定、戰略非常清晰,進入第二輪戰略投入期;同時業內資本的投資規模遠大于業外資本,投資趨于理性,行業資本的規模性投資大大有利于醬酒產業的良性發展;

2.擴產門檻從15年前的千噸級升級到了如今的萬噸級;投資門檻從億級到了十億級,行業門檻顯著提高;

3.由于茅臺鎮醬酒生產要素已經飽和,不具備大規模征地建廠的條件,大部分產業資本的產能整合來源于茅臺鎮現有存量的窖池和產能;

4、由于茅臺系列酒、習酒和郎酒的大規模擴產,習酒鎮和二郎鎮這兩個一河兩岸的赤水河中下游產區的產區規模得到了快速放大。同時,加之湖北宜化、深圳寶德科技下注金沙產區,聯美、云峰控股下注土城,赤水河流域金沙產區、仁懷產區、二郎習酒鎮產區、土城產區四大產區已經形成;

5、由于醬酒特殊的時間周期,新增醬酒產能將在2024-2025年出現集中放量。

四、主流醬酒品牌化加速,主流經銷商開始將醬酒納入核心品種。

1.品牌是白酒的核心資產。醬酒企業除茅臺和郎酒外,其它醬酒由于大部分不具備名酒基因,加之市場化運作時間較短,導致品牌成為醬酒主流企業的最大短板。但從2019年來看,主流企業品牌化開始加速,一是主流醬酒企業加大了直接廣告的投放力度,從央視、高鐵、重點市場高炮、機場等直接傳播媒介來看,主流醬酒企業的核心產品曝光率非常高。除開茅臺系列產品繼續保持高光外,郎酒的青花郎、習酒的君品和窖藏1988、國臺的國標酒、金沙的摘要酒、珍酒的珍15,無數個釣魚臺產品,均保持了較大的投入力度;二是含茅臺在內的主流醬酒均加強了消費互動,通過茅粉節、“茅臺醬香 萬家共享”、“青花盛宴”、“國臺大健康中國行”、“萬人游金沙”、“酣客醬香之旅”等系列基于消費體驗和品質感知的活動,讓消費者走進酒廠、走進產區、走進品質體驗系統,大大強化了核心消費者的消費認知和品牌體驗。

2.主流品牌在重點市場開始渠道運作,各區域主流酒水大商紛紛布局醬酒。雖然中高端的醬酒主要營銷模式是團購,但茅臺系列酒、習酒、青花郎等主流醬酒品牌明顯加大了在重點市場傳統渠道的運作力度,開始進攻地產白酒的核心渠道,積極提升了品牌在傳統渠道和主流中端的品牌能見度和識別度。同時,粵強、新星、華致、1919、酒仙網、歌德等一大批主流酒水經銷商也反應神速,開始戰略性布局醬酒。

五、濃香型白酒企業和其它酒企開始真正布局醬酒。

基于趨勢的不可逆和消費逆轉,部分具備戰略眼光的濃香主流企業和其它酒企開始戰略布局醬酒。其中,表現較為突出的是: 

1.湖北勁酒一聲不吭、埋頭苦干,年投產超過2萬噸,成為茅臺鎮事實上的第二大生產企業(內行人一看勁酒在醬酒執行的就是百億戰略);

2.洋河的醬酒戰略雖然看不太清晰,但仍然保持了自己的戰略敏銳性下注萬噸;

3.金東資本保持了一貫的高手水平,宣布了超過了250億的投資計劃,不但直接解決了珍酒品牌的“阿喀琉斯之踵”,還為珍酒奠定了百億產能基礎。

同時,今世緣、景芝等區域主流白酒企業直接開始醬酒產品亮相。

雖然從白酒大盤來看,主流品牌格局已定。但我們不能簡單用過去的歷史來看到未來的發展。由于各個區域的核心消費群體開始批量性倒戈醬酒,這讓已全價格、小區域、高占有為核心生存模式的地產白酒開始出現消費決堤,賴以發展的市場根基受到了直接威脅,這逼迫了反應較快的部分主流酒企和區域性白酒直接主動或被動的布局醬酒。

六、一批優秀的醬酒企業經營者和操盤手群星閃耀,醬酒高端人才匱乏正在得到解決。

由于醬酒的市場運作原理、方法和濃香迥異,濃香的市場思維操盤不了醬酒。高端人才匱乏,尤其是企業經營者、操盤手級別的高端人才匱乏是多年來醬酒產業面臨的第二大問題??山陙?,這一現象得到逐步緩解,一大批優秀的醬酒經營者和操盤手通過市場實踐逐步成熟,醬酒市場高端人才群星閃耀。

近幾年來,李保芳、汪俊林、閆希軍、吳向東、吳少勛等這一幫殿堂級的企業家對醬酒保持了深刻的產業洞察和戰略布局。同時,李明燦、鐘方達、付饒、丁遠懷、張春新、張道紅、王為、陳建偉、胡波、董兵、魏洪、冉昌賢、張傳宗等主流企業的實際經營者或操盤手經驗老到、理念先進,在2019年度乃至這一輪醬酒大潮中均有上佳表現。這多位優秀的醬酒操盤人要么從事醬酒釀造或市場運營長達20年以上,要么高知分子下海通過自我修煉已成絕頂高手,要么以前在業外已經取得了良好的業績后轉行醬酒照樣融會貫通,他們既熟悉醬酒工藝,又洞察產業規律,同時又具備豐富而扎實的醬酒市場運營技術和經驗,是醬酒行業不可多得的一筆寶貴財富。

即使在醬酒大本營仁懷,也有一幫率先具備市場意識的本土企業家從傳統的生產釀造中脫穎而出,他們是汪洪彬、余方強、佘小兵、梁明峰、張方利、任遠明、湯馳、方堅等等。

同時,在傳統的生產釀造和酒體勾調等技術領域,受醬酒風口的吸引,一大批四川產區、江淮產區具備國家級評委等高級技術職稱的優秀高端技術人員也不斷涌入赤水河流域,夯實了醬酒生產和品質控制的人才基礎。

最后,還值得關注的是,醬酒產業和市場還出現了華為、銳捷、聯想、阿里、小米等高端主流IT、互聯網和金融企業中身價過億的專業人士和職業經理人積極投身醬酒,這也說明了醬酒的巨大的吸引力和成長性。

七、頂級智庫和第三方專業機構實質性介入醬酒產業。

在過去的一年,我們觀察到,茅臺、郎酒、金沙等主流醬酒企業已經成立比較專業化的智庫平臺,不同維度引進業內外多位專家為企業發展建言納策。同時,我們還看到,中國綜合領先的中國頂尖的戰略咨詢機構,例如里斯、特勞特、天圖資本、華與華等開始實質性的介入中國主流醬酒企業的戰略設計和布局。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之前活躍在醬酒行業的咨詢機構,幾乎都是白酒業內的咨詢公司。而白酒業外的頂級專業智庫和咨詢機構對醬酒產業的實際介入,是伴隨著近幾年醬酒崛起的浪潮才開始的。這一方面說明醬酒未來的競爭業態、維度已經不是過去白酒企業傳統意義上路徑和方法,另一方面也說明了醬酒即將成為白酒新主航道,各種核心要素都在快速進入,未來醬酒產業和市場的成長和分化速度可能超乎大家的想象。

第四部分:對醬酒趨勢的4點判斷

一.醬酒產業和市場仍還處于上半場

雖然也有很多專家對醬酒市場有不同的解讀,但權圖醬酒工作室仍然很堅定的保持自己的判斷,那就是目前還處于醬酒產業和市場的上半場。

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依據和理由:

1.核心消費人群對醬酒的追逐仍在繼續,醬酒目標人群尚未達到平衡。從濃香替代清香來看大約經歷了20年左右的時間,醬香從2010年左右抬頭,到這一輪的加速,市場對醬酒的認知尚在繼續,其它香型消費者遷移到醬酒也正在加速。在這一波醬酒的牛市中,目前還保持著普漲狀態。無論是行業巨頭茅臺(2019年雖然增速比2018年有一定幅度的下降,根本原因是受制于產能的制約),還是二線醬酒企業,乃至赤水河邊的中小企業,甚至茅臺鎮的部分小作坊,2019年都保持了快速增長,賺得盆滿缽滿。

2.產業資本還在規模性流入。如上所述,醬酒風口的虹吸效應導致數百億級資本在快速投入茅臺鎮和赤水河上下游。這一波的產能整合和擴產會增加20多萬噸的年產能,必將推動醬酒產能整體達到70-80萬噸。新一輪的產能擴張也必將推動和夯實醬酒市場的規模和體量擴張。

3.坤沙級醬酒仍然供不應求。由于行業的調整,2012-2016年這三四年時間除大企業外,茅臺鎮和仁懷本土中小企業停產較為嚴重,加之茅臺2014-2016年的減產,這直接導致了2018-2021這幾年真正的優質醬酒即坤沙級醬酒供不應求,市場仍處于賣方市場。優質醬酒的稀缺將持續到這新一輪醬酒擴產后的產能釋放后方可得到緩解。

4.除貴州市場外,主流醬酒品牌沒有出現內部競爭。在貴州市場,目前茅臺系(含習酒)保持了壟斷優勢。在貴州以外的全國其它市場,主流醬酒企業的全國重點市場保持著驚人的一致,但卻又沒有出現醬酒品牌的內部競爭,目前均處于槍口一致對外,加速搶奪其它香型的市場份額。

二.醬酒下半場三五年就會到來,主流醬酒品牌的排位已經在進行,濃香品牌化和集中化走過的歷史醬香照樣會走一遍。

什么是醬酒下半場?就是醬香和其它香型的消費轉移達到平衡,醬酒市場開始進入內部競爭,進入主流品牌企業之間的市場爭奪,這就是下半場。

這一時間節點我們設定在3-5年后。主要有看兩個標志性事件:一是新投產的茅臺航母產能放量。茅臺屬于航母級企業和品牌,它一動則屬于雷霆萬鈞,過去三年茅臺醬香酒已經快速實現了3萬噸銷量,在茅臺雙輪驅動戰略下搶下了百億市場份額。股份公司新增加3萬噸,加之習酒擴產3萬噸,加上技開、保健、尊朋酒業等下屬企業板塊共計10萬噸的增量,必將驅動茅臺集團產品(股份公司外)搶去市場400-500億的體量。二是看勁酒的下場。勁酒是目前醬酒領域最低調的大鱷,這是醬酒市場必須重點關注的一位重量級選手。目前勁酒的投產量明眼人一看就是朝百億盤在打造,勁酒有資金、有團隊、有品牌、有渠道,還有對市場的深刻理解,等時間周期一到,勁酒必然下場。未來茅臺系引領的幾大產業資本背景下的大醬酒品牌必將成為醬酒市場下半場的市場收割者。

對于眾多主流醬酒企業來說,應對醬酒下半場的唯一辦法就是加速品牌化。歷史總在驚人的輪回。濃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走過的道路,醬酒也照樣會走過一遍。濃香型白酒從四川宜賓、瀘州、川西和綿竹四大產區的百花齊放,到后面的六朵金花,再到今天的金花分化和蘇派崛起。濃香型白酒市場的品牌化和集中化就是醬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未來十年乃至更長時間的走勢。

當下半場到來時,受沖擊最大的是以下三種類型的企業或品牌:一是茅臺鎮、赤水河邊乃數量超過1000家的中小型醬酒企業和生產作坊;二是茅臺集團的買斷品牌(大家可以研究一下濃香買斷品牌的興衰史即可明白);三是當前這些主流醬酒企業中的重大戰略過失或不思進取者。

從目前的醬酒品牌看,除茅臺系外,郎酒、習酒、國臺、金沙、釣魚臺、珍酒和酣客,已經拿到了全國化市場的船票,仙潭、丹泉、肆拾玖坊等正在緊隨其后,進行全國化努力。至于以后這些品牌如何排位,則看企業的系統資源、企業當家人的眼界、操盤能力,以及錯誤犯的最少者。

三、資本市場將出現多家醬酒企業,主流醬酒企業將迎來資本的重新估值。

濃香的崛起催生了多家全國性和區域性名酒,中國資本市場也出現了19家白酒上市公司,絕大部分屬于濃香。醬香的崛起也必然催生出多家全國主流醬酒企業,資本市場也必然會出現多家醬酒企業,資本會對現有的主流醬酒企業重新估值一遍,現有主流醬酒企業的投資商將迎來新一波的巨額財富機會。

從當前主要醬酒企業來看,除茅臺早已在2001年登陸主板市場以外,目前郎酒和國臺已經進入實質性的操作階段,他們在近期登陸資本市場應該是大概率事件。另外,如果習酒能剝離茅臺集團,也有很大的上市可能。宜化旗下的金沙酒業已經將股改計劃提上了2020年工作的重要日程。釣魚臺、珍酒、酣客、丹泉等企業也具備登陸資本的機制和條件。

上市不簡單是投資人財富放大的利器,還是應對醬酒下半場主流醬酒企業之間競爭的核心要素之一。川酒六朵金花中的四朵金花上市,已經上市的洋河均為企業參與中國白酒的主流競爭奠定了很好的資金基礎、科學透明的管理體制、市場化運作的專業機制。

四、野百合也有春天,小品牌也有未來。

前面主要講了醬酒產業和市場的大架構。這里需要說明的是:即使未來醬酒市場競爭化加劇,醬酒小品牌也會有很好的未來和較好的發展機會,這是醬酒的消費特點決定的。

縱觀全球的烈酒品牌,法國干邑、蘇格蘭威士忌等主流烈酒品類也有明顯的品牌分化特征和小眾品牌的生存空間。同時,醬酒市場有著自己的特點,就是核心消費人群高端化、碎片化,他們有獨立的品牌價值觀、審美能力和產品認知,永遠有一部分人不盲從大眾流通品牌,這給一些小而美的高品質醬酒品牌帶來較好的機會。從本輪醬酒發展來看,有兩個新興醬酒品牌是值得關注的,這分別是酣客和肆拾玖坊。他們通過社群經濟、倫理經濟和股權眾籌為手段,通過儀式化的品質教育系統,規?;透咝式鉀Q了市場效率問題,再反補供應鏈,夯實產業基礎,也取得了相當矚目的市場業績。

對于大多數中小型醬酒企業和品牌來說,未來三五年是涉及生存和未來發展的關鍵時間窗口。如何在這個時間周期內構建好供應鏈和品質系統、品牌感知和用戶體驗系統和市場銷售系統,高效精準的鎖定一部分核心人群,構建自己獨立的護城河,是對自己是極大的考驗。否則,時間窗口一過,其市場必將被大醬酒品牌收割。對于茅臺鎮一部分中小企業可能比較盲目,或盲從于模仿其它創新模式的時候,建議不要有投機心理,老老實實釀好酒的前提下,在酒道館、品鑒會、醬香之旅這醬酒市場運作的“三駕馬車”上結硬寨、下苦功,簡單的招數不斷重復使用,猶如程咬金的三板斧,也能見大成效。

同時,在醬酒未來2000億級的市場體量里,醬酒流通領域未來也將出現較好的商業機會。董兵執掌的匠中匠創新出“中華醬酒體驗館”已經全國開館近百家,醬酒智造打造的智能化醬酒定制平臺2019年度也進展神速,令人驚嘆,均取得了很好的市場成果。

最后,從長周期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醬酒產業的影響是暫時的,雖然市場被踩了一下剎車,但醬香市場和產業仍處于大牛市之中。醬香崛起是中國白酒最后的品質升級和終極之戰,歷史的車輪誰也阻擋不了。醬香型白酒的產業和市場發展注定是一輪長達二十年的波瀾壯闊的絢爛篇章。

與本文作者權圖聯系交流,請掃以下二維碼


廣告

聲明:1.酒業家所轉載文章系傳播信息之需要,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酒業家平臺的立場,酒業家亦不表示贊同。 2.酒業家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酒業家的原創文章,轉載時請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酒業家”,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酒業家的追責。
如果你想第一時間獲取酒業咨詢和酒類行業分析報告,請掃描右邊的二維碼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參與討論

提交評論

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酒類專業財經媒體
微信號:jiuyejia360
掃一掃立刻關注
Copyright 2014 酒業家 京ICP備14023586號
蜂窝配资